枝江市 宾川县 红桥区 宁都县 曲水县 洮南市 大渡口区 民勤县 光泽县 原平市 原阳县 子长县 宣威市 溧阳市 桓仁 黄冈市
皮山县 龙岩市 尼勒克县 册亨县 渭源县 资溪县 乌什县 萝北县 息烽县 黑山县 项城市 鄯善县 松原市 新乡县 长顺县 化隆 盘山县 阿尔山市 尚义县 怀宁县 余姚市 无极县
河南头条>正文

刘庆邦:情系中华槐园

2017-03-15 10:05 | 河南日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中华槐园为什么选择槐文化作为公园的主题呢?因为槐文化在我国源远流长,周代既有“三槐九棘”之制,以“三槐”而代“三公”。

中华槐园(资料图)

我的老家河南沈丘县,于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建县,到2017年,已有1434年历史。县城原来在南边的老城,1950年北迁至槐店镇。在我的印象里,位于槐店的县城没什么好玩的地方,除了南面有一条终年流淌的沙河,河边泊着几条载货的木船,别的就想不起什么了。到煤矿当工人之后,有一年秋天趁回老家探亲的机会,去县城北郊的帆布厂看望我的一位初中女同学。女同学是我的初恋对象,铭心刻骨的恋情曾把我害得好苦好苦。和女同学见面后,天色已晚,我们不知道往哪里去,就在一条河的河堤上来回走。那条河是沙河的一条支流,下大雨时,县城的积水可以通过支流往沙河里排。而不下雨时,支流的河床是干涸的,看去很深的河底都是一些沙子。没见女同学之前,我激情鼓荡,预设的动作是把女同学拥抱一下,最起码要握一握她的手。也许是出于对爱的敬畏,也许是对某种期许准备得太过充分,事到临头反而手足无措。我们在河堤上来来回回走了三趟,先是我送她回帆布厂,再是她送我回旅馆,三是我又送她回帆布厂,直到月明星稀,我预设的动作一点儿都没能出台,以致造成终生遗憾。

后来我想,那时县城里倘若有一座公园,我和女同学到公园的僻静处停一下,或坐一会儿,有接触的机会,事情的结果也许会大不一样。不一样到什么程度呢?或许会直接影响到我的婚姻走向,使我们的初恋得以落实,并结出硕果。凤凰台上凤凰游,看来环境对人生的作用不可小觑。

过了一年又一年,直到2012年,开天辟地第一回,我们沈丘县才有了第一座公园。这个开创性的佳话说来稍稍有点话长,请允许我慢慢道来。

不记得是哪一年,高速公路修到了沈丘。人们来到沈丘,对沈丘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当年修高速路时,为了抬高路基,筑路工人只能就近取土,在高速路里侧不远处挖坑,把一大片土地挖得坑坑洼洼,连下面的沙礓都挖了出来。高速路是修好了,双向四车道上的各种车辆川流不息,而建高速路形成的废弃荒地却留下了。一年两年过去了,三年四年过去了,荒地里长满了杂草、灌木棵子和荆棘,坑洼里的积水变稠,变黄,成了蚊子孳生的温床。更有甚者,有人把荒地变成了倾倒垃圾的地方,有风吹过,塑料袋一类的白色垃圾飘上了天空,很是难看。加上荒芜之地就在高速路出口的左侧,去沈丘的人们一眼就看到了,人家评价往往是:噢,这就是沈丘,环境质量不怎么样啊!

事情的转机,来自房墉从北京回乡创业之时。他出生的村子房营,和我的村子刘楼,两村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公里。作为成功的企业家,他回乡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在那片有碍观瞻的荒芜之地为家乡人民建一座公园。他们把废弃的坑塘深挖,扩大,建成一座湖。湖中央留出一块,作为湖心岛。把挖出的沙土堆成一座山,在山顶建了凉亭。在山与湖心岛之间建起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孔拱桥,湖岸边还建了长廊。如此一来,园内有山有水,山顶有可以远眺的亭台,山下有通水之桥,岸边还有听雨的长廊,一座可以与江南园林媲美的公园便赫然呈现在人们面前。

这个公园是一座有主题的、升华性的公园。它以传承和弘扬槐文化为主题,公园的名字叫中华槐园。为什么选择槐文化作为公园的主题呢?因为槐文化在我国源远流长,周代既有“三槐九棘”之制,以“三槐”而代“三公”。从山西洪洞大槐树下移民的传说,更增添了人们以槐寻祖的情结。槐树因此有了一个至高至尊的称谓,那就是国槐。加之沈丘的县城就在槐店,以中华槐园为公园命名是水到渠成。

既然以槐园为公园命名,园子里的树木当然是以槐树居多。据统计,园内的各类槐树有65种,2万多棵。从挂在每棵树的标牌上看,有金枝国槐、五叶槐、龙爪槐、毛刺槐、香槐、白花槐、红花槐、紫花槐、黄金槐、洋槐,等等。让人感到震撼并肃然起敬的是,入园即可见两棵大槐树挺立在东西两侧,两棵被称为“槐王”的槐树树龄都在1500年以上,可谓阅尽人间沧桑。正对园门口的是一棵名叫五福迎宾的槐树,它五干同根,好像兄弟五人,正恭立欢迎游客的到来。在槐文化的笼罩下,槐园的多个景点都是以槐冠名,山叫槐仙山,湖为槐香湖,亭名观槐亭,桥称三槐桥。

节假日期间,槐园内游人如织,笑语欢歌,很是热闹。2013年清明节前夕,我趁回老家的机会,应邀到中华槐园看了一番。时值春暖花开之际,湖边垂柳依依,红桃照水,人们或结伴登山,或带着孩子划船,或坐在槐树下写生,或在花卉前合影,一派“清明上河”的喜人景象。

中华槐园的建设者们不限于挖掘、整理和弘扬中华民族的槐文化,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建设槐园的同时,他们向其他优秀民族文化拓展,还为沈丘的历史文化名人、《千字文》的作者周兴嗣建立了高大的花岗岩雕像,在槐园内开辟了《千字文》文化广场,在公园东侧建了以开展多种文化活动为主要功能的三槐堂。在《千字文》文化广场上,《千字文》以魏碑体镏金大字形式,被全文镶嵌在一面像打开的书本一样的墙壁上。

在三槐堂和沈丘县文联联合组织开展的诸多文化活动中,我也有幸忝列其中,参加了一些文学方面的活动。四年来,我已先后赠送了包括《平原上的歌谣》《遍地月光》《黑白男女》在内的三部长篇小说、四部中短篇小说集和一本散文集。赠书活动还会继续下去。我把我的一部分藏书运回去,在三槐堂建了一个图书馆。在图书馆里,我还为周口作家协会举办的文学创作笔会做过讲座。

回顾中华槐园的创建过程,我难免心生感慨。在中华大地上,不管是黄鹤楼,还是滕王阁;不管是嵩阳书院,还是白鹿书院,都是平地起楼,从无到有。而一旦落成,便成为文化,成为历史。我想中华槐园也是如此,它至少可以载入沈丘的史册。据《沈丘县志》记载,沈丘在春秋时代因“其地不利,而名甚恶”,曾被称为寝丘。民谣对沈丘的评价是:“一湖一凹又一坡,庄稼没有野草多,三天不雨禾苗干,一场大雨变成河。”沈丘的改天换地发生在当今这个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时代。而中华槐园的应运而生,谁能说不是沈丘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呢!

话说了这么多,让我再回到文章的开头。当年我和女同学处于谈恋爱的青春年华,却苦于找不到一个可以谈恋爱的公园。如今公园有了,我的青春已逝,早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我听说了,我的那位女同学并没有远走,还在沈丘本土。但自从那次和女同学分别之后,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初恋的情感总是纯洁的,美好的,也是精神性的,超越性的,甚至是抽象性的,就让那段美好的情感永远美好下去吧!(刘庆邦)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